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彩雀跳
彩雀跳
>
小强住在5楼。有一天晚上,小强在家里玩电脑,在网上4处游走,无意中让他找到了网上有名的
小美女anna的一辑艳照。哇,正!小强大惊小怪的喊了出来。刚刚发育成熟的少女身体,被一个中
年汉子在凶狠的蹂躏,那水蜜桃一样的阴户,正在挨受着巨粗阳具的无情刺戳。令小强感到迷惑的是,
在如此的情形下,anna脸上却显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小强不由自主的对着网上的小美女手淫
起来,慢慢的,他感觉到在那天真无邪的笑容中,隐隐约约的透露出极其淫荡的意态,这个发现令他的
神经更加的被刺激起来。不用说,他的手是更加的大动作了。

当他正在自得其趣的时候,忽然一阵古怪的味道飘了过来,酸酸的,令人直想打喷嚏。小强望了望
被自己的手握住正在套弄着的阳具,虽然已经硬直得像一条铁棍,却是还未到喷发射精的时刻,而且,
那味道也不完全相同。不过这时候也管不了那麽多了,小强简直整个人代入了网上小美女的艳照中,他
觉得是自己把小美女紧紧的压在身下,小美女不断的挣扎,越发的激动起小强的兽性。那饱满的小阴户,
无可奈何的承受着他坚硬阳具一下又一下不断的刺戳。终於,小强的精液像山洪一样的暴发了。

过了一会,放松了的小强颓然的倒在床上。然後小强开始想起心事来……是时候再找个女朋友,调
剂一下心身了,小强对自己说。再这样下去,老是对着网上那些虚幻的情人来发泄,到真正对着女朋友
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若有所失呢?

这时候那阵讨厌的气味又传了过来。小强猛然的想起,在电视上,反毒品的部门曾经讲过,酸酸的
气味可能和制造毒品有关!小强犹豫了一下,终於是拨了个电话与警方联络,报告了自己所住之地方,
和闻到一种有酸味的气体从附近传了过来的事情。

不久,一架警车,载来一批军装及便装的警务人员,在小强的楼上楼下展开了大肆的搜查。当他们
要到6楼一个单位检查的时候,屋里的人不肯开门,警方人员最後是要破门而入。果然,屋内搜出一批
已经制炼成功的毒品,於是,屋里全部男女,一共5人被捕。这件事情,也曾轰动一时,甚至上了电视。

过了一段时间,警方通知小强,证实被捕的5男女,都是贩毒组织中人,已被落案起诉。警方准备
发奖状,嘉奖他为好市民。

那单位的业主不久就重新招租了。一个月後,6楼住进了新的住客。是一个20岁左右的少女,样
貌虽然清纯,有时候不经意的向小强瞄一眼,那双勾魂媚眼,每每令小强像着了魔一样,魂为之夺。令
小强着迷的还有她的风流体态,高耸的乳房,迷人的细腰,圆而翘的屁股。走路的时候那自然而然一扭
一扭的步姿,引得小强的双眼久久的黏在她的身上不舍得离开。

开始的时候,小强偶然的在电梯和她相遇,少女会含着笑,点头向小强打招呼。有几次电梯里人拥
挤,也不知是小强有心,还是那少女无意?反正小强是不只一次的亲身体会到那少女是有一对货真价实,
肉嘟嘟的嫩奶子。每次小强揩过那少女的奶子後,回家後他都要来一次疯狂的手淫。奇怪的是那少女对
这些令小强热血沸腾的事情,好像一点反应也没有。有一次那少女进来电梯後,面对面的站在小强的面
前,小强闻到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水味,更要命的是,她的奶子在轻轻的揩擦他的胸膛。小强忍不住眼前
那高高耸起的奶子的诱惑了,他假装要在上衣的口袋找东西,他的手实实在在的碰触到了她的奶子,虽
然是手背,那感觉还是难以形容的美妙。那是没有奶罩的,坚挺,弹性十足的一团肉,小强甚至连翘起
的乳头都感觉到了。那少女却还是若无其事的,5楼到了,当小强依依不舍的从她身边走出去时,那少
女甚至还对他害羞的笑了一下呢!害得小强回家在最新一轮的疯狂手淫後,对那娇俏天真的笑容还是念
念不忘的。

--------------------------------------------------------------------------------

自从那次以後,小强就大胆起来了。有时候电梯里的人不是那麽多,小强也是有意的把身体挨过去,
大多数的时候,他都能或多或少的碰触到她充满诱惑的青春身体。小强想占有她的欲念可以说是与日俱
增,越来越强烈了。

有一天晚上,小强回来得比较迟,错失了和少女一起乘电梯的乐趣。当他有点懊恼的换上一条牛头
短裤,想着要玩一下电脑的时候,门铃突然的向了起来。

小强走过去开门,心里想着可能又是来推销什麽东西的。

令小强大喜过望的是,他发现那少女就站在他的门前,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小背心和一条小短裤,
显出了灵珑浮凸的身材。那少女好像有点惊慌,悉悉索索的在发抖。小强刚打开门,她就冲了进来,差
不多是扑到了在小强的怀里。小强连忙扶紧她,问有什麽可以帮忙。望着怀里温软肉香的小美人,小强
感到双腿有点发软,双腿间的阳具却是不受控制的急速怒胀了起来。

「先生,我刚才正在家里看电视,不知道哪里啪的一声,然後电视机就坏掉了,连厅上的灯也没有
了。我好害怕,一个人不敢留在家里,幸好现在找到你。

你陪我上6楼帮我看看,好吗?「

小强连忙答应,然後说:「我叫小强。请问小姐你叫什麽名字呢?」

「我…我叫彩莺,打扰你,真不好意思…」

彩莺的脸红了起来,身体在小强的怀中轻轻的扭动。原来她到现在才惊觉到,自己整个身子正依偎
在这英俊小伙子的怀里,而且,大家都是短衫短裤的…

小强正在无限的陶醉中,那年青饱涨的奶子,正紧贴着自己的胸膛在轻轻的磨动着,下面…一阵强
烈的舒畅感传了过来。小强偷眼望下去,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原来自己的硬家伙从裤管伸了出来,那
暴涨的阳具正隔着少女单薄的短裤,在起劲的顶那贲起的阴阜!

彩莺也好像觉得大腿端有异样的东西在骚扰,她轻轻的挣脱了小强的搂抱,一双俏眼顺着望下溜。
小强也脸红了,他急忙的转过身去,也不知道自己的丑态有没有被发现。他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在噗通噗
通的跳。

两人尴尬的站了好一会,还是彩莺娇嗔的声音的打破了僵局:

「小强哥,你老是站着干什麽?还肯不肯帮我啊?」

小强跟着彩莺上到6楼,原来不是整个屋子都没电,只是厅上。小强发现是其中的一个保险开关自
动的跳了。他很容易就把那开关恢复原来的位置。电视机和厅上的灯都恢复了正常。

小强因为刚才在5楼情不自禁的露出了阳具,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的,不知道彩莺有没有看到自己的
丑态。他在6楼也就表现得很规矩,想要表现一下他的绅士风度。现在既然帮完人家了,他就很有礼貌
的跟彩莺说,要告辞了。彩莺水汪汪的眼睛描了他一下,说:

「你陪多我一会儿,好吗?我刚才真的好害怕,现在还有一点心慌慌的。」

小强说:「你一个人住在这里?怪不得你这样害怕。」

彩莺的媚眼,描了他一下又一下,然後幽幽的说:「喝点酒好吗?反正我是如此的寂寞,你多陪我
一会可以吗?不知道为什麽,我觉得和你在一起,我很有安全感呢。」

小强听彩莺说很寂寞,觉得有点震惊,在他想像中,如此漂亮迷人的小尤物,又哪里会可和寂寞拉
得上关系呢?事实上,小强这时候被彩莺灌了迷汤,迷迷糊糊,说什麽也不舍得就此离去,两人坐在沙
发上,靠得近近的,谈天说地的,十分的投契。

开始的时候,小强虽然是美色当前,心猿意马。可是他还是想保持他的绅士风度,所以话题都是正
正经经的,围绕一些工作,生活,旅游之类。说起旅游,小强不久以前到过澳洲玩,所以话题就转到那
里流行的玩意「笨猪跳」(bungyjump)来。

彩莺说:

「笨猪跳?我不会…但是我会…彩雀跳。」

小强满有兴趣的说:

「彩雀跳?没有听说过呢,是怎样的玩意啊?」

彩莺的俏眼一直的留意着小强的反应,听了他的话,彩莺不经意的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偏着头想了
想,哧一笑,说:「等会儿跳给你看,如何?」

彩莺接下来,坦白的承认自己是个黑市夫人,她的那个雾水老公,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她告诉小
强,以後若有空,欢迎上来陪她聊一下天。面对一个如此迷人的成熟女性,又自称有一颗寂寞芳心,等
着被人藉慰和爱怜,小强自然是义不容辞,奋不顾身了。不久,两人就像乾柴烈火一样的搂抱着热吻起
来。

好一会,小彩莺贴着小强的脸说要表演「彩雀跳」给他看。然後她从沙发站了起来,拨了一下凌乱
的头发。她慢条斯理的拿过一根橡皮筋,把自己齐肩的秀发高高的束了起来,束成了一个马尾,然後她
忽然的把身体向前弯了下来,屁股却高高的翘了起来。她的双手伸到了後面,打着圈,学着小鸟的样子
在一耸一耸的跳起舞来。

她这个样子的跳法,看得小强欲火高涨了起来,他赤红了双眼,紧紧的盯着在他面前耸动着的屁股。
当她赤裸裸的奶子因为不断的跳动,从小背心的下面暴露出来的时候,小强再也忍不住了,他扑了过去。
彩莺这时却躲躲闪闪的逃避着他的搂抱,她娇声笑着,小背心已经被小强扯脱了,上身已经赤裸,抖着
两只雪白的奶子在屋里跑来跑去的。在小强连番的猛扑下,彩莺终於被小强剥光了身子,压到了在地板
上。

彩莺这时却猛烈的反抗起来,怎麽也不肯就范。小强正是风头火势,箭在弦上,又怎麽肯就此罢休?
想起她刚才的骚模样,好像迟一点她也有罪那副淫态,现在却吊起来卖?看来彩莺是个喜欢被虐待的了,
小强狠狠的掴了她一个耳光,彩莺呆了一呆,小强趁着这难得的机会,挺动铁条一样的阳具,终於插进
了她肉笃笃的小阴户。

小强把彩莺丰腴的肉体牢牢的攫住,紧紧的压在地板上。彩莺这时已经放弃了挣扎,相反,小强感
受到她两腿间肉馒头似的阴户,在一开一合的夹着自己粗硬的阳具,哇,真有一种像腾云驾雾般的快活。
小强伏在她的身上,捏玩着高耸的奶子,像婴孩一样的拼命吸吮那挺翘的乳头。很快他就发觉,那夹着
阳具的阴户在跟随着他的动作,当他大力的吸吮时,他的阳具也被紧紧的夹着,当他停下来换口气的时
候,那小阴户也像在休息一样的稍稍放缓了夹着的力度。

小强这个时候是兴发如狂了,因为淘气可爱的小彩莺刚才左躲右避的不肯乖乖的让他,他要好好的
惩罚一下她!他支起上半身,把她按着,屁股一上一下,坚硬的阳具狠狠的刺戳着身下小美人的嫩阴户。

小彩莺当然没有那样容易的就向小强认错讨饶,相反,她红润的小嘴半张着,发出了一阵阵欢畅的
浪叫声。她的小屁股在小强身下有劲的摆动着,让小强差一点消受不了。

「哎…哎…,我要死了,你戳吧,戳死我吧…」

彩莺白白的勾魂腿死死的缠住了小强的腰,淫声浪与一迭迭的从她的口中冒了出来。

小强终於忍不住了,畅快的在彩莺的身上射了精。

忽然,门铃响了起来,令痴缠肉博中的这对男女吓的呆住了。在短暂的静寂後,门铃再次刺耳的响
了起来。小强惊慌的悄声说:

「会不会是你老公回来?」

彩莺说:

「哎呀!我忘记了,那老家伙真的是说过今晚要来呢!你从露台爬回5楼吧,千万不要让他发现,
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只羊牯,不愿意就此失去一个财源。」

小强狼狈的穿上衣裤,走出露台,爬上花架,刚好那里有一条绳子,一端早已绑在花架的铁条上,
另一端往下垂了下去。小强心想,此天之助我也,手握绳子蹲着身子就准备要往下跳。毕竟小强还是记
挂着他的小彩莺,想向她道别一番,他转过身,就在这时候,他感觉到事情有点大大的不对劲。

彩莺正专心的望着他。那美丽动人的眼睛在夜色中一闪一闪的,小强不知为什麽,第一次感觉到在
那美丽的眸子中,隐隐的透出了一种妖邪的狂热。小强犹豫了一下,把握在手中的绳子大力的一拉,那
绳子竟然啪的一声就断了。就在这时,小强听到彩莺轻声笑着说:「跳,笨猪!」

呼的一下,彩莺那勾魂腿已伸了过来,向小强的腰上了过去。小强的重心一失,直跌了下去。幸好
小强是真的玩过一次「笨猪跳」,所以还有那麽一丁点儿的镇定,在下坠到叁楼的时候,拼命的抓住了
人家晾出来的衣服,使得跌势缓了一缓,又刚好下面有辆货车,盖有油布。小强跌在油布上,算是把小
命捡了回来。

小强只是扭伤了筋骨,还有就是一点皮外伤,在医院住了几天也就出来了。

回到家,他打听到那件事发生後,彩莺马上就搬走了。小强至此才明白到是毒贩用美人计来报仇。

有一次,小强把这件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一个朋友。朋友听了,沉思了良久,然後告诉小强,彩
莺那天晚上来找他,称作「踩线」,是摸他的底,她确定小强已经色欲薰心了,才正式行动。彩莺自称
会「彩雀跳」,那是很传统的保守作法,已不常用了,称为「露风」,就是故意留一个破绽,以表示被
骗的人是自作自受,生门不走,走死门的意思。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免伤同道,因为那些人都曾发毒誓不
同门相残的。如果是圈内人,提起「彩雀跳」,就知道是美人计了。

朋友又安慰他,说不用再担心,他们一击不中,为免暴露身份,通常都不再出手的了。

小强有时无聊的时候,也会想起彩莺。如果在街上再碰上她,应该怎麽办呢?

要不要纠正她,那是「笨猪跳」而不是「跳,笨猪」呢?她的脸蛋,身子,在印象中也还是那麽的
迷人。现在想起来,怪不得她老是在看手表,还有,她的左躲右避也是在等着门铃响吧!这样说起来,
小强总算是在她身上发了,倒是占了点便宜呢!

无论如何,他对她那妖邪的眼神,和劲道十足的勾魂腿,印象至为深刻,隔了这麽久,想起来还是
会有一道道的寒意,顺着背脊骨直透而下。

【全文完】